第1915章

《相公,说好的合离呢》转载请注明来源:八一中文网www.81kz.com

叫欺儿太甚!

偏军营连做主胳膊腿扭亲爹粗腿,闷气,气

北双环胸,气性很

六皇招制,“鸡腿冷吃,啊。”

,伸拿。

结果,鸡腿已经被苏北拿,并且狠狠块。

食欲,

接风宴持续辰才散,接风宴散,苏棠谢柏庭回营帐。

,苏棠谢柏庭,“明儿营帐边再搭营帐做药房。”

舒痕膏买药材调制,再者军营比静墨轩,静墨轩聊,谢柏庭处乱跑,做点间,金疮药,举两

谢柏庭,“明儿安营帐。”

苏棠走书桌,提笔蘸墨,药材写,陈青拎热水进给谢柏庭泡澡。

等谢柏庭洗完澡,苏棠忙完亵衣敞,苏棠颈脖,胸口,头湿漉漉,充满诱惑。

苏棠,“穿点衣服,别冻。”

谢柏庭眸底含笑,“穿脱,麻烦。”

苏棠,“......”

极力忍真忍住才怼,苏棠笑,“明儿,晚别睡。”

谢柏庭,“......”

营帐外传细密笑声,谢柏庭抬扶额。

营帐外,信安郡王圈偷听,听苏棠呛谢柏庭,憋笑憋抽筋。

嫂,怼功力高,及。

苏棠怼谢柏庭句,见谢柏庭话,眉,谢柏庭副眉飞色舞耳边,“夫今晚。”

苏棠,“......!!!”

苏棠懵圈思啊。

谢柏庭句,拿本书歪,目斜视,旁骛像苏棠误解压根做别准备整晚书,憋苏棠

已经早晚很凉,信安郡王营帐,脑袋快被风吹傻营帐内再传别

别胜新婚呢,院忍军营忍,啊。

谢柏庭苏棠亲几月,刺客福才圆房,信安郡王嘴角抽搐。

被风吹傻

“走,走。”

信安郡王话声,苏棠营帐内听睁圆眼睛谢柏庭,“信安郡王?”

话才口,被谢柏庭打横抱

漂亮眸底细碎流火,嗓音醇厚酒,“让娘久等。”

夫今晚。”

弱水一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八一中文网www.81kz.com),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