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园 围杀(六)

司徒姗听回应:“先问,今呢。”

深深口气:“别卖关,直接告诉应该怎?”

司徒姗拍拍床:“躺休息别睡太死,静。”

司徒姗身旁问:“哪程凡怎办?”

“浅浅话今晚安全度,鬼知。”

点头,躺司徒姗身旁,凝神听门外静。

刚刚交流铁片东西尝试门。

铁片门缝间滑膛,房间内话,早门给做掉奇怪声音实态。

真将门给打,周围房间,竟惊讶语调,口:“,外房间。”

伙刚踏进房间击破空声,几乎骨肉被瞬间割撕裂声。

靠!”转身砸门,将门板瞬间关,门外聚集群瞬间传阵骚

?”

埋伏??”

见周围?”

……

“咚——咚——咚——”

争吵,力,将耳朵堵声音。

伤害,容易才伤愈,内容内容言,再听麻烦

许久,才放堵住双耳,全神贯注聆听静,旦听敲门声,立马堵住双耳。

安静,太安静走廊风吹外,点杂音,外间蒸般,全消失

凝神寻找,走廊听见尖啸,估计刚才伙。除此外,点脚步声

入职议室满满凡与司徒姗两位袭击伙死尖啸?

“咚咚咚

门外再次传敲门声,血液全偏头,床空空,司徒姗已经

股推力,将,门向瞬间拉

“请吃肉。”

话语刚传感觉腹凭空团东西,胃部向股浓郁血腥味。

胃部翻涌,立刻呕吐,强忍呕吐欲望解眼罩。

推销兔儿男,正缓缓张口,似乎继续重复刚才字。

语速慢,司徒姗刀却慢,即便完全见司徒姗兔耳男脖颈刀痕,却暴露司徒姗攻击。

兔耳男脑袋直接与脖颈分离,引力板掉落像毫知觉,嘴巴继续“请吃肉。”脖颈滴鲜血,够清楚句“请吃肉。”

胃部传胀痛感刺激神经,顾鼻腔流血液,两步,兔耳男脑袋瞬间爆裂

黄白相间物体浸泡红黑色血液股股刺鼻气味盘旋,刺激嗅觉神经,,兔耳男已经死再死

“请吃肉。”

句平静话语体内传胃部涨裂感并步加强,喉结股向猛冲感觉,何,口腔,突,让喉部莫名感,很快股异感顺脖颈始往坠落。

“请吃肉。”

体内响话语,股异感觉随刚才股异感觉回翻,其实身体股异肿胀感,再像迅捷。

“别喵睡,薛彪哪儿!”高源站走廊头,指方向朝周遭房屋声喊

司徒姗身,抓住,朝边快速跑股奔跑速度与全力冲刺速度,甚至略微快,司徒姗并冲刺,身身体肿胀,司徒姗瘦弱身体蕴藏力量。

被司徒姗拉扯,单甩,将带重新系擦鼻腔。司徒姗并很远,拐间房门口停。进门司徒姗依旧身,身旁:“别张嘴。”

明白司徒姗思,死死力将嘴巴闭

几息,司徒姗才咳嗽显露身形:“声音话,。”

:“?”

七七八八倒霉,低概率。”司徒姗语气显示耐烦,带走进厕继续,“,等贴站肩膀,今晚安全度解释原因,明白吗?”

司徒姗点点头,死死墙壁,司徒姗肩膀,听静,肩膀撑住花板。

刚稳住久,门脚踹

八一中文网【www.81kz.com】第一时间更新《以诡疑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