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狼头蝙蝠逢祝融

倚犁望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八一中文网81kz.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瀛川干涸河床沙洲伙鬼鬼祟祟乘坐几“流沙舟”,正快速往高商队遭覆灭点赶明确:商队夹带货物三百金饼拿

推测企图,辛追虎与铁鸥、铁鹊埋伏堆乱石,并抓住两颗烤熟肉丸两颗肉丸究竟奇妙处,反正将它——消片刻功夫,黑点!

高空黑点,转瞬黑点,继翅膀活物!它群黑压压瞄准方却并非辛追虎——流沙舟!

间,群黑色降,疯狂贪婪噬咬偷鸡摸狗……甚至连声惨叫声及,全部迅速具具骨架——十分新鲜极其怖!

“真憎!”虽遭殃,辛追虎仍句。

确极其恐怖!”铁鸥句。

“快点!抓紧!”铁鹊声,背兜长串暗红色肉丸——先确做足相应准备工

辛追虎觉奇,眼睛睁肉丸串停。

钓鱼丝线串,等处。铁鸥,赶快捡拾枯枝败叶,越!”铁鹊交代完几句话,赶紧身,干树枝。

帮忙!”辛追虎完,赶紧跑几棵山坡。

兴许铁鹊串肉丸气味吸引,啃光班坏狼头蝙蝠,往乱石堆边飞先,零零落落、十……,让辛追虎招架住!

候,铁鸥已经少捡拾柴火,扔石头窝窝。铁鹊团浸润麻油纸团点,扔进石头窝窝……长串肉丸,挂根干树枝头——让吊肉丸串,凑石头窝窝火舌烧烤。

餐,迅即引狼头蝙蝠“捧场”,它往火堆扑进、挤进……蝙蝠被火烧死烤熟,它烧焦尸体马蝙蝠狂热争夺餐”——转换,狼头蝙蝠半刻钟间,灰烬!

“离魂窟祝融助,万千丑恶化灰。”彻底胜利场景,铁鹊位老,脱口吟两句诗。

辛追虎却另番感受,缓缓,问:“再次,才将其举歼灭?”

铁鹊铁鸥闻言均愣,像问题考虑——因点滴教主指令。沉默,铁鹊方才语速迟缓:“按照服饰,狼蝠堂两员将——灰蝠使与靛蝠使。”

吗?若畜牲,。”铁鸥

“像,其内比狼头蝙蝠丑陋少倍呢!让葬身蝙蝠肚委屈。辛哥,儿该凭吊——难商队伙计吗?”

辛追虎举目远望片沙觉犯难:怎方,给高商队收尸呢?铁鹊似乎思,立即爽快:“呶,牛筋鞭,流沙舟拉?”

辛追虎低头,觉性并,转念打扰亡魂淡淡:“世间,凡命——灵魂早点安息!”

实际,辛追虎清楚:铁鹊刚才番话,肯定——哪凭借条粗牛筋,距离、拉船?隐隐觉师兄派帮忙——必定必需任务,单纯

金饼被埋黄沙底,倒!“吧!”辛追虎安慰沉默寡言……

“辛哥,呢?”铁鹊辛追虎似乎:“噢,明白——咱坏蛋拿黄金?”

吗,明摆。”铁鸥哄。

,并。再顺利拿走呀!”辛追虎憋许久,倒实话。

“放吧!教主早筹谋,黄金白瞎坏蛋。”铁鹊句话,举眼往东边眺望儿,嘴喃喃:“应该赶吧?”

片刻,站高处铁鸥高兴:“——边呢!”

辛追虎铁鹊往东边望——果两艘流沙旱边赶帮助,辛追虎顺利金饼,并埋葬高老爹遗骸……

,颇奇怪:任凭辛追虎何寻觅,却始终找高黎花骸骨!爽快温婉凭空消失,连讯息留给——让辛追虎既感万分痛,若失……